您现在的位置:

股票 >

重生富家子最新章节_ 第0221章 幕后之人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领域文学网

    拍卖后的第二天,丧天继续把尾款筹集过帐,凑齐了他买一个公平审判的机会。

    他可不想象自己的保镖那样给莫名其妙的打死了,即便现在双脚筋给嫩断,但越发激起他求生的意愿。

    被扔给老公家,确实让他看到一线生机,而三千万款子,他怎么也能筹的到,在南边的分舵,他掌握着43个,一家出一百万都有4000多万,他真心不愁。

    只要他落入法网的消息传开,他的情妇、属下,忠心的那撮人都会想方设法的来救自己,来搬关系找门路。

    那样的话,丧天真有一线生机的。

    丧天的一亿三,八公的五千万,镇爷的三千万,加在一起有两亿一,到这天中午之前,钱就都到位了。

    然后,白莲让宝姐联系蓉城的警方,把丧天三个人弄走,私下里搞死他们也没必要,即便他们活下来,也是死缓无期徒刑。

    宝姐知道,这几个人就不能叫他们活下来,所以让李幕收集证据,他们这边也积极提供,总之就是要判这三个人极刑。

    不管咋说,陕佬会‘五长老时代’结束了,步入白莲一统时期。

    说一千到一万,关键说有没有‘靠’,没靠的话,什么白莲黄莲都没意义。

    话说回来,钱是最实在的东西,没这个,啥也做不成。

    之前忙活的‘入陕’,刘坚也没想到以这样一个方式暂告收场。

    龙虎令一丢出去,基本没他们什么事了。

    之前陕佬会成为众矢之地,那是因为和龙虎令有关。

    实际上陕佬会内部的危机也瞒不过其它势力,陕佬会的内杠,引发白莲拍卖龙虎令,这一情况各人也不认为异常,拧不成一股绳的陕佬会,根本不是各势力的对手。

    在这个时候拍卖了龙虎令,那是最最正确的选择。不这么做,陕佬会难逃崩灭结局。

    白莲获得了巨亿的收益,还有陕佬会内杠如何如何,也不是他们关心的重点了。重点全在龙虎令这上面。

    有硬靠的白莲,也不是谁想惹的,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卷走巨亿之资。

    不过最后过帐在陕佬会名下的集团帐户上,各人也知陕佬会可能被白莲统治了,虎爷宝姐真正的归附。而没归附的丧天、八公、镇爷统统成了牺牲品。

    拍卖后的第三天,蓉城警方对外公布了丧天、八公、镇爷的落网,和大家的推测差不多。

    陕佬会经历这次折腾,势力肯定要缩水,尤其是南边的丧天势力,基本尽没,归到陕佬会旗下的可能性极小,那边的‘云越会’是蚕食他们的最大势力,各分舵脱离了陕佬会之后,还想象以前那样生存。就不得不看‘云越会’的脸色,或再哪家医院看癫痫病好出一个象丧天一样的强势人物能将他们凝聚起来,当然,这个可能性不大,谁都想当大佬,争的头破血流也没结果。

    刘坚他们似乎没什么事了,实际上,刘坚认为才刚刚开始。

    当天,把丧天三个人交给李幕带走之后,几个核心的人物都聚在城郊沈宅开会。

    刘坚、白莲为主。虎爷宝姐代表陕佬会。

    谭莹、段志、谭飙、叶奎他们是刘坚的班底,谭刚算个小混子,有没有他都一样。

    另外列席的还有王釜,这个是未来陕佬会的中坚人物。完全可以看做是虎爷宝姐的唯一传承,他对白莲的忠心更胜其父母。

    现在谁都把刘坚当主心骨,包括虎爷宝姐,而白莲只是他在陕佬会的代言人。

    即便虎爷他们已经归附,但有些事,刘坚还是没准备让他们知道。比如龙虎令的真假。

    现在知道这事的,就是白莲和以前见过龙虎令的谭莹、段志。

    “……虎爷宝姐,你们对龙虎秘门知道多少?”

    “莲主,目前最神秘的就是龙虎秘门,他们的势力有多大,或现实社会中有多少实业产业,这些都没多少人知道,但他们的主势力肯定在西南一带,江浙地区为次,鲁东沿海地区放第三位,其它地区就稀薄一些,龙虎秘门最大的优势是他们团结,不象陕佬之前一分为五的格局。”

    虎爷所说的一分为五是指陕佬会五大长老分控局面的情况,现在已经不存在了。

    谭莹道:“拍卖会出现的那个墨镜少妇是龙虎秘门的人吧?”

    宝姐点点头,“她是这一代龙虎秘门核心之一,主持西南事务,坐镇蓉城,他男人极可能就是龙虎秘门的这代门主,但谁也不敢肯定,因为秘门门主身份极度神秘,这个女人的身份太高,我们才这样推测。”

    “她敢喊那么高的价,看来龙虎秘门也拉到了合作伙伴,但最终没能如愿。”

    “哪家也不可能凑出数亿之巨的资金,都是互相联合,雪发老者是江浙会的大佬之一,江浙会是最有钱的,这一点毋庸置疑,其次是两广会,他们三家联手,再加上青红会,才搞定了这次拍卖的龙虎令,而三家联手之前,又各有合作伙伴,所以24亿出资,我看最少涉及到七八股势力,不然谁也无法在短期之内筹出巨资。”

    的确也是这种情况,看来所有势力都不想看着龙虎秘门得利,榨也要把他们榨出血。

    虎爷道:“秘藏的财富有多少,圈里也有一个说法,都是些估值极高的古董古玩、名人字画,还有八国联军抄园的货,不算成吨的黄金白银旧式军械,也值百亿,当然,旧军械已经是废铁了,不存在什么价值,但黄金还是黄金,百亿估值都不算高啊。”

    宝姐道:“所以他们出巨资拍下龙虎令,也无非是要敲龙虎秘门的竹杠,真正知道秘藏所在的也只有龙虎秘门的人,离开了龙虎秘门的人,谁都难以找到秘藏,找到又如何?几天都搬不光的秘藏,根本不是一家势力能独吞的,若分赃不均,只会惹来血腥杀戮。”

    人西藏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为财死,鸟为食亡。一句话道尽了生死利益。

    刘坚总结了一句,“既然这么大块肥肉,陕佬会也没有必要完全退出吧?我们先头得利,结尾时再分一杯羹。渔翁这个角色总要扮下去。”

    鱼蚌相争,渔翁得利,又道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嘛。

    先脱身出来的陕佬会的确是进退自如,手里又有资金。展开后续行动也是完全可以的。

    别的势力能分多少利润,谁也不清楚,但最先得利的就是拍卖出龙虎令的陕佬会,而且肯定是目前最大的受益者,还能妥妥的置身事外。

    宝姐出谋道:“我们只要盯着那个女人就可以了,其它的什么也不用做,因为她比谁都更着急。”

    “不错,包括已经拿到龙虎令的江浙两广青红三会,一样会给龙虎秘门开出高价,翻一倍的话。和龙虎会要50亿,或是双方合作,分50亿的秘藏,不然他们不会妥协,最终只会血流成河。”

    虎爷这么说,让他拍下龙虎令,也要再诈一倍出来,不然就没意义了。

    反正龙虎秘门想独吞秘藏是没可能的事。

    刘坚道:“只派人盯着那个女人就行了,不要采取任何行动,现在远没到了我们采取行动的时候。”

    “那我们是不是回福宁呀?”

    谭莹问。

    “既来之。则安之,蓉城风物还没有享受呢,忙着走什么?”

    谭莹白他一眼,“你不是想在这边泡俩妞儿吧?”

    “这个。不好说,哈哈!”

    大家都笑了起来。

    一说到泡妞儿,谭刚的眼珠子就亮了起来。

    “我赞承啊!”

    他基本没发过言,这时才有了发言的机会,结果换来他姐姐一记暴敲在脑门上。

    “死一边去!”

    谭莹发飙,谭刚捂着脑门儿不敢吱声儿了。母老虎姐姐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

    蓉城,兴泰宝和楼。

    兴泰宝和是较早上市的一个大集团,多凶化产业链,资产良好,市盈率较高,所涉及的产业多为赚钱的产业。

    而‘兴泰宝和楼’只是这个集团旗下的一个珠宝行。

    苏晓是珠宝行的总经理,不过是甩手掌柜,再说明点,就是挂名的经理,不管具体事务,但毫无疑问,这是她掌握在手里的产业,也是她在蓉城的总部。

    别小看这家珠宝行,它是联系上流社会的一个平台,凡出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绅商达人,或官仕权宦,当然,这些年人民生活平均癫痫病手术治疗效果水准提高,老百姓也要弄手饰啥的,金银珠宝行的生意也渐渐大火起来,但一些高端或昂贵的东西也不是工薪阶层敢奢想的。

    苏晓站在她总裁办的窗前,凝眸望着窗外车如流水的大街,心境始终不能平静下来。

    她隐隐预感到这次拍卖的龙虎令有些问题,但又无法具体去把握,江浙会大佬陈放肯出巨资拍下龙虎令,说明龙虎令本身没有问题,因为陈放是昔年见过龙虎令的幸存者之一。

    王鲁就立在苏晓的背后,目光悄悄扫荡这个强势女人的背姿,S型腰椎撑起的娇躯,把下面的丰臀长腿勾勒到完美极致的地步。

    但这个只能令王鲁仰望的女人,实在让他起不了什么征服的勇气,不说她在秘门的地位,只是苏家那位嫡孙女的身份就令人望而怯步了。

    义盟时期有一位苏姓强者也是秘门中坚,时至今日,苏姓强者更成了硕果仅存的元老级牛人,甚至可以说,没有他的扶植,谁想坐在秘门门主的位置上都很难。

    这些只是王鲁知道的一些情况,他不知道的还有太多。

    他老子也是秘门旧人,但地位较低,时至今日,他能成为苏氏心腹之一,也深感庆幸。

    秘门培养了不少人才,把这些人散在社会各层,为秘门的兴旺发达贡献力量。

    “查清了吗?白莲和沈公子真的有一腿?”

    “还没有查清,但在这之前,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沈白之间有联系。”

    “这么大的事出了,他们事前有联系若给外人察知,你觉得有可能吗?”

    苏晓转回身之前,王鲁把目光收平,若被她发现自己迷恋她的腰臀曲线,肯定会被她从骨子里鄙夷。

    看到这个女人那精致到无可挑剔地步的绝美容颜。王鲁忍不住心里抽搐。

    “也是,但外界相传沈公子和省委杜部长的女儿关系不俗,这时候又和白莲一起站出来,让人看不清啊。”

    “沈冲和杜婷的事我也有耳闻。但是到了他们这种层次,有些关系不是说有就真的有,他们的父辈都是高层,很注重外面的传言,是否会成为儿女亲家谁也不好说。”

    “我已经派人去盯着杜婷了。相信这次的事曝光出来,杜沈二人真有点什么,恐怕杜女要找沈冲讨个说法吧?”

    “不管怎么说,白莲靠沈冲是肯定的,没沈冲给他撑腰,就没有这次拍卖,只会血流成河,难道她真是沈冲的情妇?”

    “这个真不好说,但我看的出来,白莲不象是个处女了。”

    拍卖会时他们也观察过白莲。这一点他们也看得出来。

    苏晓点点头,“是这样,但破她‘瓜’的男人未必是沈冲,沈大公子有暗疾,脸色泛苍,肾亏阴虚吧,他这种体质是不可能夺白莲圣体的,其结果是他死在白莲肚皮上。”

    “圣体这么可怕?”

  &nbs药物治疗能治好癫痫病吗p; 王鲁色变。

    苏晓点头,“对于男人来说是可怕的,那个女人不是谁都能上的。夺体不成,必遭反噬,元精俱丧,难活百日。体质差一些的,就象沈冲那样的,活着爬上去,死了滚下来。”

    王鲁咽了口唾沫,白莲的确是绝色,和苏晓一样精致绝美。但能享受她的人太少了。

    “谁都知道白莲圣体这么厉害吗?”

    “不知道的人都不知死活,知道的人,没有十年精湛内修也不敢去冒这个夺体风险,因为可能赔上自己的命。”

    “这么说沈冲和白莲的背后还有人隐在幕后?”

    苏晓点点头,“应该是,而且这个人肯定强势,也肯定是分走白莲一半圣体的那位,这样的话,他们拍卖龙虎令的背后,还藏着一些内幕,你想,既然不是白莲的关系,他却能动用沈冲家的力量,这个人是不是太高深了一些呢?”

    王鲁恍然,不住点头,“苏总推测的不错,那我们怎么办?”

    “我要一个私会白莲的机会,你查一下她的行踪。”

    “那陈放他们呢?”

    “哼,暂时不搭理他们,他们趁火打劫,想敲诈秘门?那就让他们先承受巨亿的垫资吧,那些放在银行里,都有丰厚的利率享受,投资在龙虎令上,我让他们先痛苦着,有撑不住气的,他们七八家联合,我不信他们是一块铁板,不谈判,不合作,晾着他们,让他们先内乱起来,少一个分钱的,我们就能压价,当前,我们要先搞清白莲沈冲背后藏的人是谁,看他有什么目的,其它的暂不考虑。”

    苏晓这头脑还真是精明。

    “好,我去安排。”

    王鲁快步离去。

    苏晓再一次拧转身望向暮色中的大街,很期待见到那个隐在幕后的人啊,你到底是谁?竟能翻雨覆雨?把天下精英玩弄于掌股之上,了不得啊。

    这样一个存在,的确勾起了苏晓的兴趣,这些年来她没对什么有过这么浓郁的期待。

    但是这次的事件,却令苏晓有了莫名的期待。

    那天拍卖她最后一次喊价,也是瞎喊的,只是逼空陈放,实际上她根本没那么多钱,超了十亿,她压根就不想了。

    她也相信,竞拍到24亿这个天价,是所有参与者都不曾想过的。

    还有一个喊了价当场离开的女人,她也让王鲁盯着了,但目前还没有线索。

    她认为,那个喊价的女人可能和幕后那位有些关系,因为他们的利益一致。

    这两日,蓉城风云际会,表面上安逸,实则暗潮汹涌。(未完待续。)

    领域文学网手机地址 请分享给您的朋友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ysvrw.com  浙江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