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司考 >

一指流沙乱情缘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557章 她对苗盈东嗔怨怪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邱东悦双臂背在身后,在绕着湖边慢慢地走,苗盈东在她身边。

    邱东悦笑着说起自己小时候的事情,她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不会告诉别人的实情,以为这一辈子会找个树洞藏起来的事情都告诉苗盈东了。

    苗盈东会问一句,“然后呢?”

    邱东悦会接着讲——

    邱东悦讲的时候,刻意躲开了许世安这个名字。

    因为有好多事情,她是和许世安一起经历的。

    之所以躲开,不是念旧情,也不是故意,她只是害怕苗盈东问起许世安这个名字,说起来他的后事,眼睛的事情就躲不开了。

    她现在对苗盈东的了解不够,也许很久后,她会知道,苗盈东永远不会再提起许世安这个名字。

    苗盈东是这样一个人,他不八卦,对俗事,别人的事情,很少关心,或者说很少能够入得了他的眼,如果有事,他也不总提,他会默默地办了,或者找别人办,而且,他一般也不找别人办什么事,如果他找人办事,别人会觉得诚惶诚恐,是天降的恩赐。

    许世安这个名字,本来就没入得了他的心,死了,他更加不会提。

    邱东悦滑了一脚,差点儿摔倒。

    苗盈东一下子扶住了她的腰。

    她站稳以后,要苗盈东松开,可是苗盈东却握得更紧了!

    他扳过邱东悦的身子。

    邱东悦的双手放在他的肩头,低头看着他的胸膛。

    她始终都不敢看他的眼。

    苗盈东以为她害羞,她愧疚。

    她在挣扎着,不让他抱。

    她对苗盈东——嗔,怨,怪!

    嗔是小女子的娇嗔,自然是嗔他。

    她怨他,怨他从来不和她推心置腹,让她自己一个人乱猜,猜到费了神,伤了心。

    她怪他,面上总是波澜不惊,可能心里也是波澜不惊。

    他对待工作,对待家人,对待感情,极少极少投入自己的全部情感。

    可是所有的工作,所有的感情,都按照他预想的在走。

   &眉山癫痫病医院有哪些nbsp;因为他有着说一不二的能力。

    现在邱东悦隐隐有些明白,可能和邱东悦的感情,他也就投入了三分。

    即使有一天邱东悦走了,死了,他的反应还是淡淡的,很冷血。

    她为什么就是痴恋这样一个人?

    现在孩子没了,邱东悦很伤身,可她还是看不出来他有一点儿伤心。

    好像这个孩子不过是别人的。

    他也并没有怪过她。

    不过今天他能够抽出一天时间来陪她,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邱东悦觉得,和他在一起,仿佛隔着一个冰人。

    没有人能够刺穿那个冰人,到达他的内心。

    至少她办不到,现在的她办不到。

    他从不强人所难,也从不大发雷霆。

    因为极少有人能让他动怒,也就是说,根本就没有人能够触及到他的内心。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把邱东悦迷的团团转。

    邱东悦的拳头捶打着他的胸膛。

    苗盈东只是笑,接着把她拥入怀中。

    邱东悦很不服气!

    他像是一个历尽千帆的浪荡公子,对邱东悦的每一步反应都了如指掌。

    可他身边明明没有女人啊!

    他不禁欲,可也不放纵。

    邱东悦知道乖乖跳入他的陷阱是死,可是她控制不住她自己。

    邱东悦又想那个孩子了。

    她想,如果有一天她有了孩子,他也许会走下神坛,变成俗人。

    至少孩子是他们两个人的。

    这好像是他们两个人第一次在外面拥抱,邱东悦被他身上稳重而让人着迷的男人味迷得不要不要的。

    真是没出息啊。

    然后,邱东悦一个人蹲在湖边,看着如镜面的湖水,湖水很清,想必也应该很凉爽,现在戏水正是好时候。

    湖水的影子里,忽然出现了苗盈东。

    在邱东遂宁癫痫的专科医院悦欣喜地看着湖水的时候,苗盈东的眼睛差点刺伤了邱东悦。

    她赶紧偏过头,躲开了。

    然后,两个人要回家了。

    回家的路上,苗盈东接到电话,说钟点工阿姨找到了,一会儿要去他们家。

    苗盈东说,“知道了!”

    他还是按照刚才的速度开车,并没有加快。

    邱东悦觉得他的行事作风,她真是了解不了。

    如果换成是她,有人马上要去自己家了,肯定她会加快步子的啊。

    到家以后,钟点工也恰好到了。

    看到苗盈东和邱东悦,很客气地说到,“先生,小姐!”

    邱东悦觉得这声“小姐”,诚惶诚恐。

    钟点工阿姨做饭很好吃,和邱东悦各有千秋,擅长的地方不一样。

    回来的当天晚上,邱东悦还是在自己的房间睡的。

    原因,她不说,苗盈东不问,他明白。

    苗盈东还是没强求。

    第二天,邱东悦早早地就醒来了。

    钟点工阿姨已经在做饭了,现在厨房已经不是邱东悦的天下了。

    邱东悦没忍住,悄悄推门去了他的房间。

    他睡觉的姿势也中规中矩,或者平躺,或者侧躺,盖着鸭绒的薄被子。

    邱东悦看了他一眼,转身要离开。

    刚刚转身,身后便传来一句,“怎么刚来,就要离开?”的话。

    “哦,我就是看看你,看到你还在睡觉,怕吵了你,所以离开。”邱东悦说道,“我去看看饭好了没有?”

    被苗盈东抓了正着,邱东悦落荒而逃。

    吃饭的时候,苗盈东坐在邱东悦对面。

    “昨天你徐伯母给我打电话,小九结婚,让我早点去中国。你去不去?”苗盈东问她。

    “我啊?你想让我去吗?”

    苗盈东磕鸡蛋的手顿了一下,他看了邱东悦一眼,“我既然都这样问了,你说我想不想让你去,如果不想让你去,我会问吗?”

   &nbs中医怎样治疗枕叶癫p;邱东悦一直低着头。

    她有顾虑。

    肯定中国那边,会有很多想见苗盈东的人,想借着小九的婚礼,见苗盈东的。

    两个人的身份差这么多,她怕给苗盈东丢人。

    她很自卑。

    “那就去吧!反正小九结婚,一辈子也就这一次。三儿还去吗?她肚子都这么大?”邱东悦还是低着头问到。

    “三儿不去了。南沥远代表。三儿正在家里哭鼻子呢!”苗盈东笑着说。

    邱东悦“哦”了一声。

    苗盈东让人定了两张机票,他和徐倩的行程是分开的,他要早去那边帮帮忙。

    这还是邱东悦第一次坐头等舱,来以前,苗盈东并没有刻意打扮她,就让她平常的装扮去,最多到了中国再买一身婚礼穿的衣服,因为距离婚礼还有一段时间,到时候,她可以去陪小九去试婚纱的时候,从那里挑一身。

    这些事情,邱东悦都不懂的,苗盈东怎么说,她怎么听。

    乖到让人心疼。

    苗盈东一来,顾二最高兴。

    看到苗盈东也带着邱东悦来了,更有调侃的点了。

    苗盈东这次不住顾家,因为还有邱东悦,所以,顾为恒给他定了酒店,出入都是商务车接送。

    今天是苗盈东到的第一天,酒店还没去,在顾家。

    帮忙是其一,其二,如果在酒店,很多不知所谓的人总是去找他。

    他烦应酬这些人。

    顾家,没有人随便敢进来的。

    苗盈东已经跟小九说了,到时候,帮邱东悦挑一身衣服。

    邱东悦一直坐在旁边,插不上嘴。

    她从来没想到,有一天,会和这些上层人,在一起。

    这些人也很了解邱东悦的尴尬,所以,刻意不把话题引到她身上来。

    既然她不说话自在,那就不说吧。

    邱东悦以为她自己藏得很深很后面,其实她所有的底细,别人都知道,都在刻意不提,怕她尴尬。

    她不知道,她这种自在是别人在刻意忽略她的结果。

    湖北哪个看癫痫医院好也都是看苗盈东的面子。

    她和杜箬比较聊的来。

    两个人在后面聊着孩子的事情。

    看着那个叫做“顾中妍”的小女孩的时候,邱东悦说,“我抱抱孩子。”

    就抱起来孩子了。

    软软的小女孩在手,邱东悦就想起那个掉了的孩子。

    一下子母性的心就开始刺痛。

    她很想哭。

    她站起来,假装逗孩子,其实,她走到了窗前,掩盖自己。

    苗盈东众星捧月般地坐在沙发上,谈笑之间,他不经意地侧头看了一下站在窗前的邱东悦。

    接着继续和顾二他们说笑。

    邱东悦的手机响了一下,她抱着孩子,不方便看,这个粉嫩嫩的小人儿真的好招人。

    她在想,如果那个孩子没掉,会是个男孩还是女孩呢?

    她个人比较希望是个女孩吧。

    接着,她把顾中妍还给了杜箬,拿出手机来看,竟然是顾叔叔给她发的,让她去楼上的书房一趟。

    邱东悦说她想去洗手间,楼下人多,她想去楼上。

    接着,她就一个人上楼了。

    这件事情,不用想,苗盈东也知道她去哪了。

    邱东悦进了书房。

    顾明城看着邱东悦,他也知道这个小女孩吃了很多苦。

    原先见到她,她的苦只是冰山一角。

    如果她能够嫁给苗盈东,那是最好的结果。

    而且,不管这件事情,顾明城有没有决定继续,但最终结果都是不错的。

    苗盈九还是嫁给顾二了。

    “好久不见!”顾明城说到。

    “顾叔叔,好久不见!”邱东悦也说。

    “你的气质变了很多。已经和昔日判若两人了。”顾明城说到。

    “真的吗?”邱东悦特别诧异。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ysvrw.com  浙江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